今天是:
全站搜索: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二程理学 > 学术论文

新安程氏与徽州商人研究(方利山 程景)
发布时间:2021/1/15   来源:方利山 程景   作者:方利山 程景   点击:1702
 

“天下之民寄命于农,而徽民寄命于商”,由于徽州之域山多田少人众,土田不利稻粮,为生存计,徽人勇敢冲破“农本”籓篱,经营四方以就口食。崛起于宋,兴盛于明清的中国徽商,产生在“儒风独茂”的古徽州宗族社会。在宗族支持下,由江浙、两淮,大江南北以至闽广川陕,京津关外,徽行天下,开创了“无徽不成镇”的历史局面。中国徽商,就整体而言,在纵横中国的明清十大地域商帮(晋商、徽商、粤商、洞庭商、龙游商、宁波商、闽商、江右商、陕商、鲁商等)中,曾执商界牛耳三四百年,“本大道为权衡,绝无市气;协同仁于信义,不失仁风”,(1) 以大丈夫之志,驰骋商海,不仅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,而且以贾而好儒、诚实守信、义中取利、担当奉献的品质和气慨,锻就了标炳千秋的中国儒商形象,凝就了意义重大的“徽商精神”,倡明了“商” 之正道,提升了“商”的理性层次,实现了徽州文化的历史辉煌,为中华文明作出了杰出贡献。中国徽商在为商实践中,“一以郡先师朱子为依规”,以义为利,把“文”字用得最好,把“人”字写得最好。中国徽商,本身就是徽州文化、中华文化的瑰丽篇章。

在中国徽商崛起和兴盛的历史征途中,古徽州汪、江、黄、鲍、洪、曹、方、李诸多姓氏名族都分别产生了许多经商世家、巨贾豪富、商界豪杰。这其中新安程氏家族,历代许多精英在商途也都是奋勇当先,新安程氏家族经商,开疆较早、勤俭卓著、生意昌隆、成就伟巨,是徽商之劲旅。中国徽商事业的繁盛,新安程氏功不可没。

经商最早的拓荒者

新安程氏入徙徽州之域较早,自晋代程元谭以来人丁繁兴,是徽州势盛名高的重要氏族。作为徽州名族,不少程氏先人是徽人经营四方以就口食最早的拓荒者之一。一说到徽商发轫,人们都公认,早在宋代,祁门就有程承津、程承海两兄弟勇闯商海,经商致富,被时人称为“十万大”、“十万二公”,合称“程十万”。而早在元代至顺年间,屯溪率口的程维宗就把生意做得轰轰烈烈。程维宗出身商人家庭。其父程观保,年轻时就出外经商。在战乱中,程维宗承父事业,从事商贾。在屯溪重新建造旧居,壮观宏敞,数倍于前,其厅门虽无馆阁、池亭,但仓廪、府库日用之常则无不备具。程维宗除在屯溪有大量田产之外,又在歙县等处增置田产四千余亩,拥有佃仆三百七十余家,置庄园(“宅积庄”、“高远庄”、“知报庄”、“嘉礼庄”、“尚义庄”)所。 程维宗在明朝洪武年间,投资在屯溪建造栈房4 所,共计房屋47 间,作为分类存放货物之所,是屯溪街最早的开发者之一。他还在临溪高远庄,不惜重资筑堰开渠二里,引流灌田 1300 余亩,一方之人皆受其利,世人称此碣为“程碣”。在明代正德初元,徽州程宰就和其兄弟带着大量资金,远涉东北,到关外辽阳一带做生意,历尽艰辛曲折,摸爬滚打,奇中取胜。被凌蒙初作为商界传奇编成神话写入《三言两拍》之中。还有,明代歙县程岩注就已经“业盐辽阳”, 明万历间歙县岩寺的程士章,其父死于经商之地辽阳,他千辛万苦赴辽阳寻找其父遗骸归乡。
勤劳节俭的徽骆驼

历史上,人们把勤劳刻苦、俭甲天下、负重致远的徽商誉为“徽骆驼”。新安程氏先人闯商海打天下,把徽商“徽骆驼”吃苦勤俭的美德作了精彩的发挥,他们中许多人都是通过艰苦打拼、历尽艰辛才得以起家的,都是很有代表性的“徽骆驼”。比如明末歙县西乡的程善敏,继承其祖父的遗业,出门做生意。他“忍嗜欲、节衣服,与用事同甘苦,克勤克俭,弃取异尚”(2) ,在艰难困苦中终于成就事业。歙县褒嘉里的程世铎,他六岁的时候,父亲就外出经商,商途险峻,多年音信全无。程世铎一边支撑家庭,一边服侍泪眼望穿的母亲,二十二岁成家后决心出门寻父,在家里赤贫无资的困境中,程世铎学了点算卜的本领。他掐指算了算,父亲应在西南方向。于是让妻子徐氏侍奉老母,自己千里跋涉,深入到有徽人做生意的滇、黔、巴蜀之地寻找,找了几年,没有结果,怅怅若失。这时,有人从云南来,告知程世铎说:听说你父亲因寻找你叔父的遗骸,又遇上了吴三桂兵乱,被困在东川那个地方,可能现在仍在那里。程世铎听了急忙道谢,心急火燎立即携伞背草鞋,向东川出发,穿行于不毛之地,屡遇豺狼虎豹惊吓,断粮饥饿,有时几天才吃上一顿,好几次死里逃生。到了东川,父亲又不在,程世铎接着寻到甸地,又到了乌蒙,这才获知父亲的准确音讯。当历尽艰辛父子相见时,两个人各不相识,报上年庚生日,说出籍贯,道出姓名,父子才悲喜交集,相拥而泣。算起来程世铎父亲离家外出做生意已经整整21年,不但生意没有起色,兄弟死后连遗骸也找不到,而且自身也差点回不了家。程世铎搀扶父亲回乡,也已经二十七岁。

在商界有成就影响大

新安程氏中一些徽商世家资金雄厚、规模宏大、有的是总商祭酒,商界领袖。徽人程之藩少年时就随父在四川经商,伐木贩木,雇用木工数百人。(3) 婺源的程兆枢竟是在海上为官方采办皇木的大生意人,他“入河套,赴都门”,一边经商,一边向政治发展,“由监生考授州同”,在家乡修桥补路,带头修志,是一方豪富乡绅。(4) 婺源的程兆基在金陵(今南京之域)做木材生意,水灾之时,耗费巨资,买米平粜给灾民,救人无数。(5) 明代休宁会里的程正奎出身徽商世家,承祖业在临河贩盐,熟悉盐法,精明干练,众商拥戴为商界祭酒。(6)明代歙县人程辅在两淮业盐,德才兼备,伉直不随流俗,事贤友仁,诸儒称为楷模,凡从事盐业者都推之为领袖。(7)在徽商中特别辉煌的,要数歙县岑山渡程氏徽商世家。自明中叶“开中法”施行之后,新安歙县岑山渡的程氏家族不少人陆续迁居于两淮之间,家族成员广泛分布于扬州、淮安等地。他们大多是显赫一时的盐商家族。岑山渡程氏盐商家族成员最早来到两淮的是程大功。其人 “业盐淮北,明末输赀授武英殿中书,业鹾迄今五世。”(8) 在明清鼎革之际,程大功的堂弟程大典,也来到了扬州,带领五个儿子业盐两淮,或居扬州江都,或居淮安河下,年行盐达20 万引,是二百余人的业盐大家族。康熙九年淮北水灾,程氏召募船只拯救百姓上千人。第二年盐城、高邮、宝应等地水灾更重,程氏到处筑庐栖楼,以供灾民栖身。程氏任淮南总商20 年之久,在朝廷平定三藩之乱时,带领众商积极捐资助饷,获赐五品官服,为众商之冠。程文正在乾隆年间,独自捐备公银197万两,得乾隆特奖。程杨宗在乾隆二十年(1755)向朝廷输银6万两,以一半买谷存储以备赈粜,一半交典生息以作救济之用。这个程氏家族,从乾隆十一年至嘉庆九年(1804),由程之韺、程谦六、程可正、程俭德领衔或参与领衔的军饷、河工、赈济、备公这四类捐输银,就达 1833.9 万两。岑山渡程氏十一世程必忠携三子朝聘、朝宣、朝徵来到淮北的安东地区经商,其中第二子程朝宣以业鹾为业。“与淮北诸商共事,不数年推为祭酒焉。”(9)明清徽商以盐、典、茶、木为主营行业,广涉各商业领域,足迹几遍禹内,两淮盐业八总商,徽州人常占其四。岑山渡程量入业盐起家,扬州盐务大总商,曾经代众商从有关方面追回“盐斤银”140余万两,其弟程量越总管淮北盐务。程量入之子程之韺,“字象六,嗣为商总二十年,康熙十三四年间,军兴旁午,众商捐赀助饷,悉取办于之韺,三藩平,御史郝浴上其事,优叙者三十余人,之韺特赐五品服,为诸商冠。”程之韺有子八个,长子程渭航,字于磻,“孝于亲友于兄弟,总修百行,有大人长德之风,主鹾政者引为祭酒。”10 岑山渡程楚星、程晋芳等大徽商在扬州都有豪华别墅园林。11 在扬州的岑山渡盐商当中,程浚的家族也是在众商中执牛耳者之一,且颇有影响。歙县岑山渡的程氏家族是淮扬最有势力的盐商世家之一。正如清代李元庚所言:新安程乃徽州旺族,仅在河下,就有程氏大盐商十三家,“诸程争以盐策富”、“皆极豪富。”(12)婺源商人程栋最早进入汉口,以后其族人逐渐进入汉口,形成程氏家族对汉口商业的垄断。明末休宁的程周居江西武宁,在建昌开当铺,在南昌行盐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(13 )清乾隆五十三年(1788)扬州大徽商程俭德和江春一道汇集众商,公捐银二百万两给朝廷劳军。(14)贾名儒行儒商典范新安程氏驰骋商场,和其他徽州氏族为者一样,大多都能以朱熹理学为指导,坚持“以义为利,坚守商德,以众帮众,贾而好儒,成为中华儒商的代表。明代歙县岩寺镇程其贤,十六岁就往来于闽越荆豫间做生意,“诚信自矢,不罔利”。(15 )明代歙县程澧率族中人经商于维扬之域四十年,甲于长原。他坚持“贾名而儒行”,按儒家那一套理念行为处事,连郡大夫都“美其质行”。(16) 明代歙县太塘的程参随父在淮扬业盐,他谨遵祖训,奉公守法,“必轨于正经”。(17 )明代休宁的程锁在溧水开当铺,“居息市中,终岁不过什一,细民称便”,不谋暴利黑心钱。(休宁率东程氏家谱 明故礼官松溪程长公墓表 万历元年刊本)清代婺源程焕铨和其兄做茶叶生意,在亏损数千金的困难时刻,毅然将家中田产卖了作抵偿。番禺朋友张鉴让宗人运盐两万多往海南,托程焕铨管领。盐运到时,张鉴已死,宗人想瓜分其利,程焕铨主持正义,使张鉴家未遭损失。(18)新安程氏驰骋商场,发扬徽人“以众帮众”的团队精神,抱团取暖,有不少感人事迹。明代歙县的程某在江淮两广做生意,诚实守信,出资和他合伙的常有数千人,他从来不从中谋取非分之利,因此“人乐为之用”,生意越做越大》(王世贞弇州山人四部稿万历五年王氏世经堂刊本)清代婺源程广富带着两兄弟在苏州业茶,凡是族中亲朋都尽力帮忙携扶,贷予资本成百上千,大家共同赚钱。(19)有一个广为人知的故事。有一年三十晚,在扬州的一个新安程氏盐商因背债太多,跑到运司鼓楼上躲债,遇上了也是来此躲债的同乡吴某,交谈后,吴某说,自己手头五万资金,还债不够,帮你则有余,你拿去把生意做好了,再来帮我,岂不是好?当即吴把银票过付给程。程某是很有德才的干练商人,只是当时海运突遭风袭亏了大本。得到吴氏同乡的竭诚相助,还清债务,生意马上转机大发,几乎和盐业总商“江广达”江春齐名,程某翻身后立即帮助吴某复兴旧业,一起步入生意坦途。(20)热心公益奉献社会新安程氏许多徽商巨贾经商致富后,都和其它徽商一样,富而行仁,热心公益,极有社会担当,为民造福,作出了很大贡献。清代婺源溪头的程世德,在江右经商致富后,“见义不吝”,家乡建祀厅,族中立文会,都积极捐金输田租。(21)清代黟县的程尚隆十四岁就开始做生意,致富后和兄生活俭约,而凡“黟之善举事业必踊跃捐资”,建书院、输军饷、义冢掩骼、等等,或共为之,或独为之。资助贫寒有才的学子,不愿留名。焚几千金的债卷减轻百姓负担,对家人说:别靠着几张故纸讨生活。其人一边经商,一边勤读典籍,精左传三史,辑有《修治格言》四卷。(22)清代婺源的程世杰经商于吴楚,“稍聚赢余,推以济众”,置义田三百余亩,设义仓积谷,遇灾减价平粜。置租五百亩重建遗安义塾,每年用平粜所得收入请老师,资助族中子弟科考之费,这两项经费就不下万余金。京师创建徽州会馆时又捐金三百,至于修祠、造桥、给贫苦人家施棺木等等乡村善事,“指不胜屈”。(23)清代歙县的程国光,和同乡鲍清等在浙江行盐致富,一起捐输了问政山麓的十多间房子,作为学子肆业之所。(24) 清代旅扬徽商歙县的程扬宗致富后心系乡梓,输银六万,用一半买谷积贮,一半交典生息以增贮,想的是乡亲们的长久生计。(25) 清代光绪间歙县槐塘的程镜宇是通州石港的场盐大使。在大灾饥荒之年,盐灶贫民不得食,程镜宇力请两淮运使开仓放粮,首倡义捐,又办冬赈,他还义无反顾地救济同族徽商程慈湖。程慈湖当时带着家人在扬州樊汊镇经商,不幸渡江坠水死,遗下老母妻子。程镜宇分宅与居,为之集资运柩回乡,并教养其子,为之嫁女,程慈湖一家靠程镜宇的帮助才活下来。(26) 清代婺源石枧的程鸣枝是木商,“饶裕”后,族中无力婚葬者他都尽力赀助,捐修宗祠、灾年买谷数百石减价平粜,邑造文庙、修城垣、等公益都努力捐输捐军饷千余两。办团练等又花数百金。(27)歙县江村的程镐在维扬业盐,一贯扶孤恤寡,对江舟覆溺者急忙请人捞救,十多年坚持这样做。(28)清代婺源的程双元在金华经商,凡是在当地的同乡袋里空空无奈羁留或死无葬费者,他都悄悄召集同里友朋捐金,设立心义会,凡困乏,生给归乡之费,死施棺木。(29)清代婺源江岸的程开纯在金陵经商,平时遇有善举总是“倾囊资助”。“济人急,无德色;许人言,无宿诺”。在太平军乱之时,他带着家人在吴门避乱,只要是穷乏难民,总是款留接待,早上不煮好几斗米饭都周济不过来。有人问他:你这样做,自己以后如何过?他说这么乱,也顾不了以后了!(30)特别是清代嘉庆间歙县槐塘的程德基,在江西做生意,打拼多年,“赀仅中人”,家庭并不很富裕,但他对社会公益却特别上心。在广信遇灾时,积极捐金,倡议平粜,救了无数灾民。家乡饥荒时又发米独赈。出钱上千缗修葺数十里被山洪冲毁的道路等。以助人为乐。(31)清代同治年间,歙县托山人程德成在上海谋生,后成为英商沙逊洋行的买办,经营房地产业,资产总额达到2000 万两以上,是上海滩巨富,“沙(逊)哈(同)之下,一人而已”。后其子程霖生继承父业,累计有财产约6000 万两,成为“中国哈同”、“地皮大王”。程霖生先后开设根泰和名粉厂生产味精,开办上海、天津、开封、归绥四处卷烟制造厂,投资大新公司(上海四大百货公司之一)。程霖生为商有社会担当,勇为社会作奉献。民国16年(1927),陈独秀之子陈延年在上海被捕,徽州人江彤侯、汪孟邹赶到程家筹款5万银元营救,程霖生立刻支付。程霖生还通过抗日名将朱子桥给东北抗日军队以物质与经费资助。徽州同乡柯庆施、陶行知等人,都曾得到程的保护。程对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和教育事业也给予很大的支持和资助。陶行知创办晓庄师范、歙县王充工学团等,程霖生都给予资金与物质的支持,并出任歙县旅沪同乡普及歙县教育助成会主任。陶行知还曾在程霖生的哈德路公馆举办读书会,宣传平民教育和民主革命。

兴学重教倾情文化

新安程氏和其他徽商一样,由于出自徽州旺族文化世家,在商途都特别尚文重教,“贾而好儒”,在徽商推进徽州文化发展中,程氏徽商贡献突出。清代婺源人程世杰。早年在吴越经商,稍有积余,就竭力济众。他置义田三百余亩,设立义仓,置五百亩义田助遗安义塾,请老师帮族中贫寒子弟入学,给其考费,这一项就费金万余。还助千金修葺紫阳书院,捐三百金助修京师会馆。上述的歙县岑山渡程氏徽商世家,历代崇文兴学,科举发达。自程文正登科以后,从康熙4年(1665)到乾隆2 年(1737),程家就涌现出16位太学生和10位州府同知,共得到 44道朝廷诰敕。家族显。岑山渡的程晋芳其祖父程文阶是程文正最小的弟弟。“家富族豪,子弟多蓄狗马声色,而晋芳独好儒术,购书五万卷,招致天下高才博学共讨论,四方宾客游士辐辏其门,由此交日广、名日高而家日替累。试南北闱不第,乾隆二十八年,高宗纯皇帝南巡,诏试,赋《江汉朝宗》四章,称旨除中书舍人,后十年始成进士。改吏部郎,与修《四库全书》。入翰林,贫不能自给,乞假游西安,卒于巡抚毕沅幕中,沅为经纪其丧以。”(32) 这个和戴震同时代的徽商后代为了他喜好的文化事业,竟将家财耗尽,最后贫不能自给,可算另类。岑山渡还出了另一位文化名人程且硕,程且硕自其曾祖父程大典移居维扬(今江苏省扬州市)业鹾,隶籍扬州。康熙四十八年(1709)秋,程且硕归徽州岑山渡(今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岑山渡)扫墓,著有《春帆纪程》一书,生动描述了他眼中的徽州山乡景物风情、如画风光,对于徽州的村落景观、妇女生活和人文风气等,都作了具体形象的揭示,成为研究徽州建筑文化和民俗文化生动可靠的原始文献。清代顺康年间扬州社会、经济、文化的发展,得力于徽州盐商尤其是岑山渡程氏盐商家族在政治、经济上的支持,程氏盐商及其后裔在扬州文化教育、社会公益和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中发挥了重大作用。仅《扬州画舫录》记载的旅扬程氏文化名人就有编修程梦星、诗人程名世、学者程鱼门、程斁、诗人程茂、程志乾、程沆等。清中叶歙县程瑶田与大学者戴震同乡,穷经数十年,考证训诂发古人所未发,承续弘扬戴学而又有新见,书法尤精。在文化贡献上还应该提一下岑山渡人程哲。程哲(1668-1739)是寓扬徽州大盐商后代,监生出身,清代“文坛领袖”王士祯的及门弟子,“博考深思,经史百家,靡不考究,收蓄书籍金石文字甚富。”是“徽州才子”、刻书家、收藏家、鉴赏家和诗文家。在扬州创办 “七略书堂”,所著《蓉槎蠡说》十二卷,为清人笔记中之名品,收入《四库全书存目》;《窑器说》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成为现存最为珍贵的明代古窑器鉴赏与研究的文化典籍。程哲于雍正四年至七年三月,莅任崖州知州,任上多有惠政,获尊为崖州清代名宦,特别是海南岛上那著名的“天涯”题字石刻,成为海南文化的一段佳话。海南岛天涯海角石崖上的“天涯”题字,世间一直传说为苏东坡所写,郭沐若觉得笔划不象,多次来海南考证。1962年12月,他第三次到天涯海角,用竹梯爬上石崖,拨开青苔,查看到“雍正十一年程哲题”字样,与《崖州志》记载相吻合,才最后确定“天涯”题字人是歙人程哲。总之,新安程氏在中国徽商行列中,举足轻重,曾为中国徽商的历史辉煌倾力作为,立下汗马功劳。

方利山:安徽省文史馆馆员,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徽州文化生态保护课题组负责人,黄山市程朱理学研究会副会长。
程景梁:安徽省程颢程颐理学研究会会员,黄山市程朱理学研究会创始人,黄山市政协常委,黄山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

 

上一个:从容自得的理学家——从六首诗看程颢的精神追求 ⊙ 时代出版传媒公司 丁怀超
下一个:二程宗族建设理念探讨(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 胡中生)
 
免责声明:
 以上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!
| 关于我们  | 联系我们  | 免责声明 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21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新安二程理学研究会  免费技术支持:企隆网络
本站是非营利性网站,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犯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!  网站备案ICP号:皖ICP备2020021449号-1